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双击滚屏

69、【阿根廷·分别】

书名:夺妻[豪门] 作者:江子归分类:都市言情直达底部

 

全手打最新小说首发 www.Fanxs.com 手机看书请访问 m.Fanxs.com

    董瓷从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裴赐臻, 即使他们在一向放纵大胆, 也不是这种时刻。

    毫无心情, 毫无旖旎,毫无火花。

    只有戾气。

    如同一场战争的前奏。

    裴赐臻带着一脸的阴翳, 修长的手指扯开了领带, 明明是随性自然的动作, 却仿佛具化出有形地刀刃, 令栽倒在床的董瓷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威胁, 下意识地往后退, 往后躲。

    “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

    裴赐臻冷笑,将董瓷的话还给了她,却并非真的什么都不做,俯身过去,一把捉住她的手腕。

    然后用领带绑住。

    董瓷奋力挣扎, “天赐, 你是不是疯了!”

    裴赐臻单手抓着董瓷,危险地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她:“如果我放你走, 那才是真的疯了。我劝你早点打消逃跑的主意, 就算你跑了, 不论跑到哪里, 我都能把你抓回来。”

    “放屁,你以为自己是谁?”

    董瓷不甘示弱地大喊,可是完全挣脱不开对方, 于是一口咬上了他的手背,咬得渗出了血渍。

    裴赐臻却像感觉不到痛一般,分毫没有松开手,将她的手绑在了床头。

    董瓷恨得拿脚踹,却被裴赐臻一把抓住,“不仅手不老实,连腿也不老实,逼我绑你?”

    那只手如铁钳一般,让董瓷无法动弹,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这头野兽关进笼子。

    永世暗无天日。

    董瓷并没有她表现得那么无所畏惧,她知道这个大少爷真的可以做到,紧张和愤怒此起彼伏。

    她情绪汹涌,失控道:“你别碰我!我讨厌你!”

    裴赐臻身形微僵。

    他心底如□□入深水,轰鸣着在身体里炸开,面上却只有微波浮动,“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董瓷抬起头,看着裴赐臻的眼睛,她一字一句地说:“我讨厌你,你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让我更讨厌你,你会让我后悔遇见你,后悔这段日子和你在一起……”

    从前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冷酷。

    否定了他们的全部。

    “住嘴!”

    裴赐臻心脏骤然一阵剧痛,浑身戾气暴涨,他一个字也听不下去,只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他从没有对人这么好过,他从没有将任何一个女人这样放在心上,他从没有这样上赶着要过什么。他要什么东西没有,只有这个女人,明明将他拽了过去,一转眼,就要将他推开。

    “疼……”

    轻颤的。绵软的。

    董瓷喉中自然发出的呜咽,勾起了他太多的回忆。

    裴赐臻心中的野兽明明控制不住,眼睛红得要滴出血来,钳制对方的手却不自觉的松开了。

    他恢复了一丝理智,按住董瓷的肩膀,将她扳了过来,也等于将人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轻轻吻着她的面颊。

    却染湿了唇瓣。

    裴赐臻怔了一怔,低下头,看到了怀里女孩紧闭着的双眼,睫毛颤动,泪水早已爬满了脸颊。

    她声音很轻,“天赐,放开我,疼。”

    裴赐臻也疼到了心尖上,他似乎永远没法拒绝她,除了她要逃离,他愿意满足她一切的愿望。

    他解开了绑着董瓷的领带,轻吻着那微微泛红的手腕,极尽温柔,却也极其强势,不容拒绝。

    董瓷也没有再挣扎,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看着他明明愤怒到极致,却因自己一句话,又松开。

    多么矛盾的人。

    董瓷并不迟钝,她知道裴赐臻并不会真正伤害她,所以才会放心沉迷这段关系,越来越放纵。

    没想到两人到了这一步,裴赐臻依然如此。

    董瓷不知道自己是看错了人,还是看对了人,心情一时间复杂,理智却渐渐回笼,有了主意。

    或许不忍心伤她,就是对方的弱点。

    时机也在配合董瓷。

    裴赐臻又来了电话,这一次,董瓷听到他在电话里叫“爷爷”,本来打算匆匆挂断的裴赐臻,终于还是从床上下来,只是在离开前,按住了电话,“等我回来,不要乱跑,你跑不了。”

    说完,吻了吻她的唇,“乖。”

    董瓷没有闪躲,只是在他走出卧室后,起身叫了空乘来,这次进来的空乘不再是那个华人。

    董瓷早有预料,她很平常地问:“飞机快要起飞了吧?”

    “是的,还有十五分钟。”

    “机上有点心或零食吗,坚果也挺好,我想吃些坚果。”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私人飞机上的空乘服务周到,食品也丰富,她很快准备了几只小盘子,有水果有点心有坚果。

    空乘捧着托盘往卧室走去时,却被电话讲到一半的裴赐臻叫住了,“等等,你拿的是什么?”

    空乘停下了脚步,将董瓷的话复述了一遍,“……何小姐可能有点饿了。”

    “没有花生吧?”

    “没有的。”

    裴赐臻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电话里却传来了裴老先生的连声责问,只得捏了捏眉心作答。

    另一边,空乘将小点心送进了卧室。

    几分钟后,卧室里传来了餐盘落地的哗啦啦响声……

    裴赐臻转过身,空乘也反应过来,连忙进去看情况,才进去她就冲了出来,赶紧联系呼救。

    “怎么回事?”

    “何小姐她好像过敏……”

    “你说什么,不是说没花生吗!”

    裴赐臻脸色一变,直接挂了电话,大步冲进了卧室。

    董瓷花生过敏,他一早就知道,所以每次点餐时都十分小心。虽然不知道她过敏程度高不高,但是他咨询过相关医生,花生过敏轻者咳嗽哮喘,严重的会窒息、休克,甚至致死……

    当裴赐臻踏进卧室时,眼前的一幕更是印证了医生的说法,董瓷整个人从床上栽倒在地,她满脸通红,嘴唇发肿,痛苦地掐着自己的脖子,剧烈地咳嗽。

    裴赐臻的心揪成一团,急忙抱住了她的肩,不断地抚摸着她的脸,试图缓解她的不适,“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医生,医生在哪!”

    他高喊了几声后,袖子却被董瓷抓住了,她喘息艰难地说:“医院……我要……去医院……”

    裴赐臻已经感觉到怀里的女孩在痉挛,甚至眼皮都开始翻飞,顿时被笼罩在了巨大的恐惧之中。他完全不敢设想,如果发展了过敏反应最严重的后果。

    这种恐惧胜过了一切,裴赐臻几乎毫不犹豫地将董瓷抱了起来,几个空乘也紧张地迎了过来。

    “安排车,我送她去最近的医院。”

    “可是飞机马上就要……”

    “停飞。”

    裴赐臻脚步飞快,可是他说完这两个字后,手机却再一次响起,他看也没看,直接关了机。

    此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董瓷的安危。

    一切如董瓷所想,她在飞机起飞的前五分钟,回到了地面。

    虽然人在医院,手背上打着吊瓶,但是这种状况比在天上强了太多,至少她还在巴里洛切。

    这家医院就在机场附近,只要能赶到机场,拿了那里寄存的行李和证件,董瓷依然能逃走。

    她的情形并不严重,这是理所当然的,并不妨碍她假装昏迷,就像她之前假装花生过敏一样。

    董瓷此时最庆幸的莫过于自己在演技上的天分。

    不仅让她在生活中游刃有余,更让她在最危急的时刻,能够金蝉脱壳。

    裴赐臻对此一无所知,他还沉浸在医生说“并无大碍”的欣喜中,从步伐到声音都轻松起来。

    “行程延后三天,我陪她留院观察。”

    “可是裴董的意思,这里不宜久留,您藏身的地方可能曝光……”

    “没有可是。”

    裴赐臻打断了秘书的话,径直走回了病房,他刚放轻了脚步,然而一打开门,却发现床空了。

    只有一个护工在整理病房。

    裴赐臻眯起眼,“病人哪儿去了?”

    “好像护士带出去散步了……”

    “怎么刚醒就去散步?”

    裴赐臻皱起眉,带着助理保镖一同去医院的花园里找人。私立的小医院不大,花园也不大,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人。不过没看到董瓷,只看到负责董瓷的那个护士,“病人呢?”

    “病人去卫生间了。”

    “她还打着吊瓶,你怎么没陪她进去?”

    护士解释:“病人说不用,可能觉得不方便。”

    裴赐臻隐约感到一丝不安,看着卫生间的方向,距离花园还有一段距离,“她进去多久了?”

    “十多分钟了。”

    “请进去找找。”

    私立医院的服务总是很到位,护士点点头,“好的,那我过去看看。”

    裴赐臻也跟了过去,护士有些诧异,当她进去卫生间找人的时候,就更诧异了,病人不见了。

    只剩一个光秃秃的吊瓶架,输液管和针头就这样丢在地上。

    护士吃惊地捂住了嘴。

    裴赐臻得知董瓷不见了的时候,竟然没觉得意外,这个女人,总有本事骗得他团团转。

    可是她逃不掉。

    裴赐臻从不怀疑这点,他吩咐李凯文带人去追,“她的证件还在飞机上,她肯定要回去拿。如果不拿,她身上什么也没有,跑不了多远。”

    裴赐臻的语气笃定,比起董瓷躺在病床上,发现她还能兔子似的跑路,心里反而更安心。

    至少证明过敏反应不严重。

    哪怕是不是真的过敏,尚且有待证实。

    裴赐臻淡定地等着李凯文等人将他的女孩带回来。

    他甚至订了一家两人常去的餐厅,想好了第三次将董瓷抓回来后,该给她什么样的惊喜和对白。他猜,董瓷一定会又气又恼,嘲讽人时那刻薄又性感的红唇,直让人想生生咬下来。

    可是这一次,裴赐臻在餐厅等到打烊,都没能等到董瓷被抓回来,也没有等到她气恼的嘲讽。

    裴赐臻让人在巴里罗切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能找到那个女人。

    董瓷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从他眼前消失了。

    真正消失,彻底消失。

    董瓷回国的半年后,终于在电影《巫山》中杀青。

    导演和合作的前辈对她一片赞誉,觉得她从阿根廷回来后,在演绎这个角色时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有韵味,身上有技法,心中有内容,十分打动人。

    只有董瓷知道,重要的不是阿根廷,而是在阿根廷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故事。

    她无法忘记。

    董瓷甚至有种再去找他的冲动,哪怕知道他肯定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掐死她,她也想念。

    就像她也曾想掐死对方一样。

    只是这个念头,最终还是打消了。

    某天在魏叔的办公室,董瓷无意中看到了一则财经新闻,屏幕里闪过那个熟悉的男人,冷峻的面庞,疏离的气质,总是众星拱月,秘书保镖环绕于身。

    她问:“这是谁?”

    魏晋安看了一眼,“裴经世的孙子,他们家那场旷世争产案你不知道吗?姜还是老的辣,想分裴老先生的权哪儿那么容易,你看,他这个孙子才是属意的继承人……”

    此时,新闻的旁白已经说到裴氏继承人在美国总部任职。

    董瓷神色如常地“哦”了一声,目光却落在画面中的“裴赐臻”三个字上,完全陌生的名字。

    原来他的名字也是假的。

    魏晋安点了根烟,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听秘书说,你准备再去趟阿根廷?什么时候?”

    董瓷垂下了眼帘,笑了笑说:“没有,就是想想,不过最近挺忙的,等忙过这段时间再说吧。”

    隔着太平洋,裴赐臻也以为,只要过段时间就能再找到那个女人。

    谁都没想到,过段时间,就过去了那么多年。

    裴赐臻万万没想到,第三次抓她回来,会花费那么多心机,会等上那么久。

    不是一两天,一两个月,不是一两年,而是足足七年,两千多个日夜,他才找到董瓷的踪迹。

    七年后,裴赐臻那支寻人的团队,终于交了一份满意的资料给他。

    一叠照片。

    照片上的人倩影依旧,身边却多了个不该存在的男人,两人亲密依偎,相视而笑,十分刺眼。

    过去七年,裴赐臻最常见的人是他的心理医生sofia。

    sofia说,“你和她建立的这段亲密关系,是用她来填补你心里的洞,你之所以感到痛苦,并非是因为失去她,而是失去了填补缺口的东西,原本被她填满的地方,再次暴露。”

    sofia建议他寻找新的东西填补那部分缺口,无需执着于过去的。

    这无疑是个最简单的办法,裴赐臻却做不到,既然他已经找到了最契合他缺口的人,为什么要去找次一等的东西来填补?他生来就只要最好的,他知道,不会有人比莉娜何更好。

    她就是最好的。

    裴赐臻就只要这一个人,为了这一个人,他几乎沦为了《渔夫与魔鬼》里那个愚蠢的魔鬼。

    那个被封进了黄铜瓶,丢进海里的魔鬼。

    在海里的第一个世纪,魔鬼心想,谁要救了他,他会让对方一辈子都有花不完的钱。

    可是,一个世纪过去了,没有人来救他。

    在第二个世纪开始的时候,他想,谁要救了他,他会帮对方挖出地下所有的宝藏。

    还是没有人来救他。

    到第三个世纪开始的时候,魔鬼对自己说,谁要是救了他,他会满足对方的三个愿望。

    依然没人救他。

    数百年后,魔鬼发誓,谁要是现在来救了他,他就要杀死对方,要了那个人的命……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执念,从滋生、爆发,再到腐烂、变质。

    裴赐臻设想过无数次,再抓到那个女人,要如何对待她,从要给她一切最好的东西,满足她所有的要求,再到捆绑束缚她,狠狠惩罚,这份心情从日益不安的等待中越来越焦躁、暴戾。

    他隐隐有种不愿深想的可能,连他花费多年都没将人找出来,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就像他的父母一样,不论“意外”的真假,他们都彻底的消失了。

    这是裴赐臻最不能接受的结果,这也促使他一次比一次花费更大的精力去查那个女人。查到了她并非阿根廷华人,也查到了她从哪里来,查到了她曾读书的地方,查到了她真实的名字。

    现在,居然查到了她身边新的男人。

    裴赐臻有种撕掉照片的冲动,“这个人是谁?”

    “是她的丈夫。”

    “丈夫?”

    裴赐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中的笔被他单手掰折,身上透出的戾气让人望而生畏。

    他脸色阴沉,“你说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团队的成员变动很大,但是这支团队的负责人却跟了这件事多年,多少知道一些老板的意图。

    毕竟一开始老板说的,是找回他的女人。

    谁能想到费尽千辛万苦,最后女人是找回来了,却成了别人的女人。

    负责人擦了擦汗,小心地解释:“是这样的,裴先生,董小姐这边的事,还需要再查下去吗?”

    “查。”

    裴赐臻抬起手,将那支废笔扔进了垃圾桶,“给我好好查查她的丈夫,任何污点都不要放过。”

    听的人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是的,裴先生。”

    随后,裴赐臻将那个男人的资料交给了秘书,很快,他就看到了这对小夫妻相距异地。

    让那个男人再也碰不到他的人一根手指头。

    直到他抽出时间回国。

    没想到,那个男人也在这个时候回了国。

    裴赐臻的心情从未如此迫切,从抵达b市机场,到从机场出发去李宅,一路都要求最快到达。

    甚至将他的保镖秘书等人远远抛在后面。

    却没想到,他会在路上就遇见那个女人,她和她的丈夫坐在同一台车里,亲密无间地赴宴。

    “撞上去。”

    “什么?”

    司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着后视镜,有点不敢相信。

    裴赐臻面无表情,凤眸冰冷而阴沉,声音透着一股令人胆颤地寒意:“给我撞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等更辛苦了,这半个月忙着修文解锁了,存稿不多,先发两章,0点还有一章婚后~~

    接下来一周都会日更的,每天都有番外~~竖个flag

    撒糖管够,不甜不要钱~~

    月底啦,求一波营养液,随即评论发红包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全手打最新小说首发 www.Fanxs.com 手机看书请访问 m.Fanxs.com

  邻居小说久违了,周同学漫威奈非天娘子投喂手册枪神信仰男神独宠微微不懂爱农家小福女封天行.我不想当主角有错吗我家艺人满级重生[娱乐圈]开端你引起了我的注意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我在恋爱综艺搅基梦幻西游之签到系统我真是动漫大师仙瑜无瑕暗荒时代穿成女配带球跑你的胡子我的围巾降落我心上她是栀子花香等星星坠落夫君你可不能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穿成小白花女主后六指门魔**簿红尘之婆娑劫开局一把黄帝剑我成了一个神烟花散尽似曾归诸天自斗罗开始空间萌宠有点田穿书之佛系种田玩坏世界的垂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