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双击滚屏

72、【婚后03】

书名:夺妻[豪门] 作者:江子归分类:都市言情直达底部

 

全手打最新小说首发 www.Fanxs.com 手机看书请访问 m.Fanxs.com

    炎夏七月, 即使是山区也透着一层暑气, 入了夜后才凉爽些。

    漫天星光下, 不时吹过微风。

    篝火点亮了一方天地,黄泥绿地里摆着两张躺椅, 躺椅的后边是几台不远不近的大房车。

    董瓷洗完澡后出来纳凉, 身上只穿了条棉布裙子。她一边吃着辣梅, 一边和好友视频, “你给我寄这么多零食干什么, 我吃到明年都吃不完。”

    “又不是寄给你吃的, 酸儿辣女,这是寄给我干女儿吃的!”

    视频那头的徐青青也刚洗完澡,一头奶奶灰的短发湿哒哒地滴水,她随手将头发一包,冲镜头里一笑, “给我多吃点, 你那犄角旮旯的地方太受罪了,都有宝宝了怎么一点肉都没长?”

    “我才两三个月,还要怎么长肉?”

    董瓷的体质就不爱长肉, 所以身为一个演员才能随意的吃甜食, 她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 “你怎么忽然跑法国去了, 是有工作还是度假,什么时候回来?”

    “不是工作也不是度假,纯粹是逃难。”

    “怎么了?”

    董瓷的话音刚落, 视频里的徐青青就凑近了过来,素颜的她看上去十分稚嫩,清纯得能滴出水来,不像少妇倒像是高中生。她一脸忍无可忍的表情,“叶景程他疯了你知道吗?”

    “怎么疯了?”

    “结婚以后我一共看中三个模特,两男一女,叶景程身边的一个十八线小花撩走一个,身边一网红又撩走一个,第三个他亲自上阵,直接要捧我那姑娘拍戏,这谁扛得住啊?”

    徐青青说得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我们两夫妻不同舟共济就算了,他那个死变态居然还给我的船挖洞,抢我的人,外面那么多花花草草,他非得抢他老婆的人?”

    “是太不给你面子了。”

    “是啊,我好声好气地和他说,你的女人你好好管管啊,在外头瞎撩你不嫌头上绿的慌啊?结果他说他在管啊,他觉得他还管得挺好……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董瓷觉得他们对“你的女人”的理解有歧义,她想了想,笑得意味深长,“是管的挺好的。”

    徐青青却没深想,显然憋坏了,“不管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他再这样我要离婚!”

    董瓷听好友吐吐了一大波苦水,本来觉得他们两个就是凑合,现在看来倒是有点意思。

    她笑了笑,“真离婚啊,你被他整成这样就离婚,不是便宜他了,这可不像你。”

    徐青青一听这话,又活过来了,她俏皮地眨了眨眼,“我也觉得,刚那就是气话,我在尼斯散心的这半个月,想明白了一件事。叶景程他不是疯,他是阴险!”

    “怎么说?”

    “我怀疑他是故意激我的,想激得我先提离婚,然后锅全让我一个人背,他乐得当个受害人。当人傻呢,他做梦去吧,我要先提离婚我就和他姓。”

    “你已经和他姓了啊,叶太太。”

    “滚滚滚。”

    董瓷乐了,“那你还离不离了?”

    徐青青竖起眉毛,“离啊,必须离,不过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逼得他自己提离婚!他不是喜欢搞夺人所爱这一套吗,那我就把他的后宫也抢过来,撩妹我不行吗?”

    “我要让他绿个彻底!”

    见好友一脸得意洋洋,董瓷愣了愣,总觉得这办法有点儿不对劲。

    徐青青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没一会儿又转了话题,“你知道我之前在尼斯遇见谁了吗?”

    “谁啊,还卖关子。”

    “你初恋啊。”

    徐青青暧昧地眨了眨眼,董瓷却脸色平淡,“我有初恋过吗,我怎么不知道?”

    徐青青笑道:“咱们瓷宝的心也太狠了,秦东洲要是听到了,不得哭个三天三夜啊。”

    董瓷顿了顿,“胖东?”

    “喂喂喂,人家现在不胖了好吗,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要不是我在那边有个目标,就打算发展他来我麾下当模特了。又高又帅,混血混得刚刚好,颜值不比你家老裴差……”

    徐青青一阵叽叽呱呱,董瓷却只记得秦东洲胖乎乎的样子,“好多年没见过了,他怎么样?”

    “他挺好的,现在和你同行,不过是做幕后工作啦,听说最近会外派到国内来,说不准你们会在国内遇到呢。”

    “世界哪儿那么小。”

    董瓷嗤笑了一声,还想说些什么,身后便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男声:“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她一回头,看到了从房车里走出来的裴赐臻,他穿着浴袍,趿着拖鞋,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

    “没什么,洗完澡了?”

    “嗯。”

    裴赐臻将牛奶送到董瓷手里,一手揽着她的肩头,“很晚了,喝完牛奶早点睡。”

    董瓷顺势靠在他怀里,“睡不着。”

    裴赐臻往她的发丝上吻了吻,“不乖,外面有蚊虫,你明天早上还有一场戏,不睡起不来了。”

    “那就不起来了,我要每天睡懒觉。”

    “好,那让剧组暂停进度,我早说过你不用……”

    “喂!”

    董瓷见裴赐臻一副马上要给秘书打电话的样子,急忙阻止道:“我开玩笑的,你怎么认真了?”

    裴赐臻勾起唇,在她耳边轻声说:“难道你不知道,你的事,我从来不开玩笑。”

    “你——”

    “睡不睡?”

    “我……”

    董瓷才张开嘴,就被人给堵住了,然后打横抱起,强行打包带走,回房车里早点睡了……

    大晚上的,徐青青被塞了满嘴狗粮。

    眼见视屏里一阵天旋地转,一看就是打了马赛克的亲密戏。她默默按了断开,尼斯的夜,真是寂寞,一个人也没有……而罪魁祸首就是她新婚半年的丈夫——叶景程!

    徐青青的怒火高涨,决定明天就收拾东西回国,和那个男人宣战。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董瓷觉得,她和裴赐臻在一起后,是一个逆龄生长的过程。

    没有他的时候,她一个人单打独斗,自己给自己撑腰,有了他之后,董瓷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换言之,就是比从前更懒了。

    董瓷从前拍戏的时候,风里来雨里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也不觉得吃苦受罪。现在有了家属陪演,她的小毛病好像越来越多了,时不时就想吃东西,而且口味大变,还特别挑嘴。

    裴赐臻早就咨询过随行的医生,“是因为宝宝的原因,胃口变大很正常,晚上想吃什么?”

    董瓷放下剧本,又有了新想法:“我想吃叉烧。”

    “好。”

    裴赐臻答应得理所当然,别说他太太想吃叉烧,就是想吃天上的星星,恐怕都会搭梯子去摘。

    李凯文却有苦难言,“少爷,这里不是有叉烧卖的地方啊,就算跑县城里。也不像大城市,各个地方的小吃都能有……”

    裴赐臻说:“找找总会有的。”

    事实上,他显然过于乐观,即使两人一同去县城,分头找卖烧腊的地方,也足足找了一下午。

    好不容易打包了几盒,结果车在半道上抛锚了。

    这种地方要等到拖车的来,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裴赐臻看了看时间,就留了司机在原地,决定从这里走回去。

    李凯文看了这山路十八弯的地头,欲哭无泪:“不是吧,少爷,从这里走回去,不得累死啊。”

    裴赐臻虽是个大少爷,但体能是练过的,他估算了一下,“不会,走个三四十分钟就到了。”

    说话时,他已经脱掉了衬衣,原本就穿着短裤拖鞋,没了衬衣之后,就只剩下背心了。

    李凯文这些天也看足了少爷的另一面,按理说,对他这副背心短裤拖鞋的打扮应该适应了。但是现在烈日当头,看着他家少爷满头大汗,穿得和庄稼汉似的,还是有些不忍看。

    “那我去送吧,少爷你在这等着修车的吧。”

    “不用,谁知道修车的什么时候来。”

    “随便他什么时候来呗,最迟晚上总来了吧。”

    “不行,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

    李凯文很想说,您到底有什么不放心啊,医生有,保镖有,助理也有,夫人又不是玻璃做的。

    不过他没说,因为说了也没用,这么多年他算是看明白了,夫人最好别出事,一出事少爷肯定要疯。就和那七年一样,得亏后来人抢回来了,要不然可有好戏看了。

    两人哼哧哼哧地往回赶,山路特别陡,日头又毒,他们没走多久就汗如雨下。

    好在运气不错,路上遇到了一台停下来的越野车。

    开车的人二十多岁,看着像混血儿,头发黄,五官立体,冲车窗外的两个大哥问路:“你好,你们是本地人吧,请问你们知道这里怎么去吗,我好像迷路了。”

    李凯文本来想说不是本地人,可是对方递过来的那张地址他却很熟悉,“噢,你是要去《风云录》的剧组啊。”

    问路的男人喜出望外,“你知道啊,那太好了,能告诉我怎么走吗,我绕了好久了!”

    李凯文刚要开口,裴赐臻的手机就响了,是他太太的信息。

    董瓷:[老公,快到了吗,我和宝宝好饿饿啊!]

    裴赐臻:[……马上。]

    裴赐臻发完信息,然后打断了李凯文,抢先一步回答了对方的路线。

    不过他回答的和正确路线不一样,起码相差一两小时。虽然同是剧组的范围,但是布景和场次的地方截然不同,他直接把路指到了太太的位置。一步也不多余。

    李凯文听得目瞪口呆,问路的男人却一无所觉,他高兴得要给裴赐臻小费,“谢谢你啊哥们!”

    李凯文长这么大还没看到有人给他家少爷小费,裴赐臻却十分淡定。

    不仅没要小费,还十分友好的提醒他,“不过这里岔路多,万一再走错,可能天黑都到不了。”

    黄毛一听慌了,“啊,那可怎么办啊。”

    裴赐臻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凯文。

    李凯文先是一愣,在少爷的死亡眼神中,他马上反应过来:“没、没事啊,别怕,我们和你一起吧,等会儿你走错了,我们还能给你指路呢,是吧?”

    “啊,不耽误你们吧?”

    “不耽误不耽误。”

    黄毛男很是感动,“那真是太感谢了,你们可真是大好人啊,我说嘛,山区人民就是朴实!”

    山区人民裴赐臻:“……”

    李凯文有点心虚地嘿嘿了两声。

    黄毛男连忙打开了车门,“快上车吧,你们走路太辛苦了,提这么多东西,不容易啊。”

    越野车空间大,可惜后座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器材设备,勉强只能坐下一个人。

    李凯文当然自告奋勇坐了这个不舒服的位置,把前面副驾座留给了裴赐臻。

    “对了,我叫秦东洲,你叫什么?”

    “我姓裴。”

    “哦,你们家的地在哪一片啊,这里种什么啊,小麦还是水稻。”

    “不知道。”

    “啊,你们不是种地吗,那是打工的啊?”

    秦东洲很是自来熟,可惜裴赐臻太过冷淡,李凯文觉得过意不去,生怕冷场冷到被赶下车。

    他小心地代答:“呃,我们做点小生意。”

    秦东洲点点头,好奇心旺盛的他继续问:“哦,那你们卖什么的啊?”

    李凯文认真想了想,“什么都卖一点。”

    秦东洲一点就通,“噢,我知道了,是杂货铺对不对?”

    李凯文:“……算是吧。”

    一个特别特别大的杂货铺。

    秦东洲却说得很是起劲,余光还打量着身边的男人,穿得是普通了点,身材却是一等一的好。

    看上去极有气场,非同一般。

    秦东洲自己千辛万苦减肥,知道要有这样的身材多不容易,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哥们,你这肌肉真是不错,一般人练不出这效果,就是投胎投错了。你要生在大城市,肯定能当明星!”

    秦东洲的视线太过赤.裸,裴赐臻微微蹙眉,将小背心拢了拢,调整了下坐姿。

    秦东洲完全没意识到,他径自往下说:“就说我初恋吧,她就是演电影的大明星,可漂亮了。当年我们感情特别好,连棒棒糖都吃同一根,诶,你们知道吗,她也在这个剧组呢!”

    李凯文有种不好的预感。

    裴赐臻本来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听到这里却转过了头。

    秦东洲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过来了,愈发有谈兴:“我这次回国,除了工作,就是为了见她……”

    “谁?”

    秦东洲笑容满面:“董瓷啊!”

    前面的话音刚落,后面的李凯文就喷出了一大口水,肺活量大到直接喷到了秦东洲的黄毛上。

    水滴从秦东洲的额头上落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五分钟,我要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

    神秘团队:是,少爷!

    胖东:???

    哈哈哈,不搞事不舒服斯基的婚后日常√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ad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9982834、梵雾 10瓶;一袋米哦 9瓶;jade、皮蛋、噶哈哈哈噶、kuns、爱克柚 5瓶;蜡笔小西、zongjy 2瓶;喵喵巫、2333、冬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全手打最新小说首发 www.Fanxs.com 手机看书请访问 m.Fanxs.com

  邻居小说久违了,周同学漫威奈非天娘子投喂手册枪神信仰男神独宠微微不懂爱农家小福女封天行.我不想当主角有错吗我家艺人满级重生[娱乐圈]开端你引起了我的注意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我在恋爱综艺搅基梦幻西游之签到系统我真是动漫大师仙瑜无瑕暗荒时代穿成女配带球跑你的胡子我的围巾降落我心上她是栀子花香等星星坠落夫君你可不能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穿成小白花女主后六指门魔**簿红尘之婆娑劫开局一把黄帝剑我成了一个神烟花散尽似曾归诸天自斗罗开始空间萌宠有点田穿书之佛系种田玩坏世界的垂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