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双击滚屏

78、徐青青X叶景程

书名:夺妻[豪门] 作者:江子归分类:都市言情直达底部

 

全手打最新小说首发 www.Fanxs.com 手机看书请访问 m.Fanxs.com

    自从投资失利, 徐青青刚筹备的模特公司陷入困境以来, 她就走上了每周相亲七次的不归路。

    如果说, 以前是单纯的家里催婚,现在, 她开始自己催自己的婚。

    因为结婚了才能拿到一笔巨额嫁妆。

    徐爸是白手起家, 泥腿子出身, 观念十分朴实, 风光嫁女和儿子继位一样, 都是他人生重任。

    不惜重金利诱。

    徐青青活到二十五岁, 就叛逆了二十五年,十多岁出国读了寄宿女校,出来也没能成为淑女。

    一向活得肆意妄为,也有肆意妄为的才华,凭本事吃饭, 不受任何人管束。

    直到……她投资失利。

    想来想去, 能在这种危急时刻拿出一大笔钱给自己过关的,也只有亲爹了,前提是好好结婚。

    徐青青是想好好结婚的, 她甚至想着随便挑个算了, 先把嫁妆拿到手再说。

    可是她的眼睛不允许。

    身为一个学美术出身的时尚摄影师, 徐青青对美有着绝对追求, 对颜值的眼光让她没法随便。

    毫无疑问,以徐家今时今日的地位,早就脱离的暴发户的上限, 介绍来的一个个全是青年才俊。不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人民公仆,就是军官、创业家,再不济也是青千教授。

    可惜全是按上一辈人的眼光挑的。

    在徐爸看来,这种凭自己本事出头,踏实的男人,才是真男人,才能给他的女儿带来幸福。

    徐青青觉得,在对幸福的定义上,她和她爸的代沟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比如,他爸肯定没想过,他女儿的性.福问题。

    所以才会把才三十出头就聪明绝顶,头上的毛发全靠地方拯救中央的男人介绍给徐青青。

    就在她相亲相到快眼瞎时,事情迎来了转机。

    叶景程出现了。

    一开始知道这是后妈准备给同父异母的妹妹介绍的对象时,徐青青是拒绝的,她对后妈的眼光更没信心。亲爹审美虽然有问题,看人却火眼金睛,后妈……后妈只会看人钱包鼓不鼓。

    叶家这种国内财富的第一梯队,叶景程作为独子,钱包毋庸置疑是鼓的。

    其他的就难说了。

    徐青青身边的狐朋狗友,却打破了她的顾虑:“那又怎么了,你又不在意其他方面,你最在意的不就是脸和身材吗,我跟你说,叶大公子颜值一流,还1米88外加八块腹肌。”

    “真的吗?”

    “真的,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有道理,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徐青青这人有个最大的优点,豁达,想得开,哪怕流年不利,也能乐呵呵地想办法应付过去。

    都被逼到墙角了,她相亲的态度也非常自在从容。

    对于和叶景程的相亲,徐青青也只是抱着洗眼睛的态度,洗洗过去一个月她看到的,爸精挑细选的青年才“俊”。

    至于成与不成,她其实兴趣不大,毕竟叶家是老牌家族,真要嫁进去,肯定一入豪门深似海。

    从此自由是路人。

    这买卖太亏,谁干谁傻。

    所以徐青青约对方时候,直接约在了一家会员制的健身房,包了室内泳池的时段,目的直白。

    就是想看看相亲对象是否名副其实。

    叶景程的相亲压力并不比徐青青小。

    眼看都二十七了,距离三十临门一脚,叶家的下一代还毫无指望,他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可是在结婚这件事上,叶景程稳如泰山,谁也说不动,威逼没用,利诱没用,美色也没用。

    叶家从名门淑女,富家千金,再到小家碧玉,甚至小明星、网红都咬牙接受,却还是没能撼动他分毫,不是说这个无趣,就是那个太闷,提出的要求也匪夷所思,首先就要属猴的。

    叶家人不怕他提要求,就怕他不提要求,要属猴的容易,一连挑了十个属猴的对象让他相。

    结果叶景程看完了月份,就一个个全给否了。

    叶爸气得想掐死儿子,“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找事儿,你不是要属猴的吗,她们哪个不属猴?”

    叶景程却说:“光属猴不行,她们都是一二三四七**十月的猴,我只要我的五月猴。”

    叶爸:“……”

    果然还是掐死算了。

    还是叶妈沉得住气,别说五月猴了,就是五月的天仙,她都得找到儿子面前,让他无话可说。

    “是不是只要五月猴,你就去相亲?”

    “是。”

    叶景程这么一说后,就陆陆续续相了七八个五月猴姑娘,还是一个都没成,徐青青是第九个。

    也是第一个相亲相到泳池边的。

    看着泳池里灵活得如一尾鱼的倩影,叶景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心里想的是:他家介绍的对象手段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只可惜在结婚这件事上,别说穿了泳衣,就是脱光都没用。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动摇了。

    女孩从泳池里走了出来,她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个子不高,比例却极好,身段纤秾合度。

    她随意地擦了擦头发,露出一张清纯稚嫩的面孔,大大的鹿眼,小小的粉唇,简直像个小孩。

    尤其是那眼神,清澈见底,看谁都毫无防备。

    叶景程愣了愣,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姑娘是属猴的,哪怕是属猴的,恐怕也小了一轮。

    谁给介绍的,这是禽兽啊。

    而让他再一次愣住时,是对方擦头发时,无意间哼出小曲。

    竟是他熟悉的旋律。

    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旋律。

    徐青青看着小巧玲珑,灵气逼人,实则有些粗枝大叶。她沉浸在运动后的放松状态中,哼了半天小曲才发现游泳馆进来了客人,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他身穿西裤衬衫,显然是工作完,脱了外套后随意走过来的,即使到健身房也没有换衣服。

    虽然和环境格格不入,男人的气质却随性不羁,高挑矫健的身材不容忽视,衬衣里胸肌紧绷,腰板劲瘦平坦,延展开来的长腿比例十分完美,换身衣服,就能拍出绝好的时尚大片。

    五官,五官倒是其次了。

    重要的是气质和感觉。

    徐青青犯了一点职业病,认真看了几秒之后,才被身体的主人打断:“徐小姐,你看够了吗?”

    徐青青的注意力这才从男人的身上转移到脸上,脸的感觉也很对。

    他小麦肤色,轮廓深邃,从额头、眉骨、山根、鼻梁,线条简洁又流畅,上嘴唇自然上翘。

    这种上翘一般看着平易近人,落在这个男人身上,却平添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

    徐青青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有兴趣吃个晚饭吗?”

    叶景程笑了,嘴巴到下巴处,弧度形成一个小窝,“徐小姐平时相亲,连晚饭都不吃吗?”

    徐青青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你是叶景程?哎哟,我这破记性。”

    她连连拍了几下额头,真是糊涂了,又不是没看过叶景程的照片,不过真人和照片果然相差很大。毕竟这个圈中闻名的花花公子,照片以狗仔偷拍居多,必然拍不出颜值的一半。

    叶景程见眼前的女孩拍额头跺脚,只觉得率性可爱,换了别的女人会做作,偏偏她像个小孩。

    以前他对这种类型没兴趣,可是今天不一样。

    “对了,你刚刚哼的曲子,是哪里听来的?”

    “曲子?”

    徐青青披上浴袍,想了想说:“噢,你是说那几首摩梭族民谣啊,我妈教我的,好听吗?”

    叶景程挑眉,“当然好听,不过和一般的摩梭族民谣不一样。”

    徐青青笑弯了眼,“叶公子真识货,居然对这么冷门的民族都有了解。”

    叶景程不喜欢拐弯抹角,追根究底地问:“徐小姐,恕我冒昧,你妈妈她是从哪里学来的?”

    这态度一反之前的随性,求知欲都快溢出来。

    徐青青眨了眨眼,“你这么想知道,不如和我们游一圈吧,你要是赢了我,我就全告诉你。”

    换了别人,刚见面就被提这种要求,恐怕要觉得被耍,偏偏叶景程骨子里也是爱玩的。

    几乎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了。

    叶景程让助理送了一条泳裤进来,一转眼,再走进游泳馆里已是光着胸膛和大腿,肌肉美观。

    徐青青冒出水面,笑着冲他吹了声口哨。

    并没有多少暧昧,只显得顽皮。

    叶景程走了过去,好笑地看着她:“小鬼,你到底几岁了?”

    徐青青抬手就向他泼了一脸水,“你才是小鬼,想知道我几岁,那就下来啊,赢了就告诉你!”

    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种激将。

    何况叶景程本就好胜,他让人拉了黄线隔了泳道,一场相亲愣是变成游泳比赛,最正经那种。

    好在平日的锻炼让他没有落到下风,最终险胜一筹。

    徐青青虽然有些懊恼,但是愿赌服输,叶景程想知道什么她就说什么,不知不觉聊了半小时。

    “这曲子真是你妈自己编的?”

    “是啊。”

    “你妈还有其他女儿吗?”

    “没有,我说了一百遍了。”

    徐青青口都说干了,“你怎么对我妈这么感兴趣?要不是我妈早过世了,我还以为你想追她。”

    叶景程立马摇头,“别误会,我绝对没这意思。”

    徐青青也是开玩笑的,她大大咧咧惯了,玩了一下午觉得也差不多了,“我准备走了,你呢。”

    叶景程看了看表,哪怕知道不会有这样的巧合,也不想放对方走,他莫名有种奇怪的直觉。

    “我们去吃晚饭吧。”

    “好啊,刚好我也饿了。”

    徐青青从善如流,和叶景程一起走出来健身房,他是上班途中过来的,司机助理还等在车上。

    一台老气横秋的迈巴赫。

    没意思。

    徐青青看一眼就说:“坐我的车吧,你不是对摩梭文化感兴趣么,我带你去吃特色菜!”

    “好啊。”

    叶景程本以为像徐家这种家庭出来的姑娘,座驾肯定是各类超跑,万万没想到她开了台铃木。

    铃木的吉姆尼。

    这车的脸呆萌,身子小巧,外形方正,看着就是台廉价车,当然确实也不贵,才二三十万。

    不过身体小巧,越野性能却强悍,性价比高,属于懂行的人才买。

    可徐家的小姐,还用考虑性价比?

    似乎看到叶景程眼里的诧异,徐青青还以为他看不上这小破车,笑说:“别介啊,将就坐吧。”

    叶景程笑着坐上了副驾驶,“徐小姐口味挺独特啊。”

    “还好,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最近缺钱,车都抵债了,我爸再不搭救我,我明儿得走路了。”

    徐青青说话轻松随意,叶景程也觉得毫无负担,没有之前相亲那种束缚感,自然打开话匣子。

    “徐小姐做哪行的?”

    “我啊,拍照片的,叶公子有兴趣吗,改天我给你拍两张?”

    徐青青一边开车,一边冲身边的男人眨眼,她眨眼的时候,眼睛扑闪扑闪,十分灵动可爱。

    叶景程不自觉地就答应了,“那好啊,有美女摄影师帮我拍照,是我的荣幸。”

    大约是知道了真实年龄,他也不再有面对小孩的那种罪恶感,渐渐感受到了对方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在两人吃晚饭的时候,达到了最高。

    徐青青载着叶景程,直接开到了郊外的一间偏僻的饭馆,开吃的时候,早就已经明月高悬。

    到处是蝉声蛙鸣。

    他们在这吃的是云南菜,特别之处是厨师有个摩梭族人,做得一手好当地菜。猪膘肉、苏里玛酒应有尽有,吃到尽兴,两人还聊了不少摩梭族的民俗和文化。

    “在摩梭族,有人走婚过很多次,有人一辈子一次,有人保持单身,这都是很自然的。”

    “我听说那边还是母系婚姻制度,男女双方都很自由,说真的,现在的婚姻可没那么自由。”

    “没错,虽然这样的婚姻在许多人眼里,感觉没有保障,像是过家家,但是我觉得更纯粹。”

    “看来,你想要的是这种婚姻。”

    叶景程的话里带着些调笑意味,徐青青却并不否认,“难道不好吗,没有谁应该互相捆绑。”

    叶景程和她碰了一杯,“你说得对,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徐青青笑弯了眼,如同夜空中那轮弯月,皎洁又迷人。

    叶景程不觉看失了神。

    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徐青青是半个摩梭族人,她妈和她爸是走婚,不过后来她爸出外奋斗,她妈就和别人走婚了。

    两人谁也不扯谁的后腿,堪称互相尊重。

    再后来,徐青青的妈急病死了。徐爸就把七八岁的徐青青从山区接回了自己身边,从此由野人变成了社会人,“不过现在想想,还是在山里的日子快活,天不管地不管的,真畅快!”

    叶景程也这么觉得,“那的确是个好地方。”

    “你去过?”

    “去过,很久以前。”

    “真的假的,让我来考考你……你这都知道啊,不是吧,这个也知道,我要重新认识你了。”

    徐青青本来以为,像叶景程这种出身的人,最多也就浅层旅游,没想到他却了解得那么多。

    简直像是在当地待过很长时间。

    随着徐青青越问越多,叶景程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从怀疑探究,渐渐变得灼热深沉。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的缘故,两人越聊越感觉投契,整个晚上都笑声常在。

    有种奇怪的东西在他们心里发酵着,时不时的眼神交换中,都能碰撞出火花,酒愈发醉人。

    徐青青和叶景程开车来的,又开到很偏僻的地方,喝到半夜,浑身酒气,靠自己是回不去了。

    也懒得回去了。

    徐青青和店家熟,借了个睡觉的地方,没有多余的床,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也不讲究那些了。

    徐青青倒床上就睡了,反倒是叶景程,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他转过身,盯着徐青青那张睡着更显稚嫩的面孔看了半天,心里像是被万只蚂蚁在挠那么痒。

    最后一刻也不想等,电话打给了大洋彼岸的裴赐臻。

    “那个,帮个忙。”

    “怎么?”

    “你之前找老婆的那支团队还在吗,没解散吧,借我用用。”

    裴赐臻那支队伍锻炼的七年,各种本事自然不必说,查人很是厉害,虽然以前叶景程不觉得。

    董瓷那么大一明星,愣是找了七年。

    不是团队太无能,就是董瓷的伪装误导水平太狡猾,简直是专业级的。

    电话里传来一道冷淡的男声,虽冷淡却透着一丝笑意,显然近来心情不错,“你也要找老婆?”

    叶景程看着身边躺着的人,睡着的时候微张开口,像是个小宝宝那样的徐青青,心里软软的。

    他轻声说:“嗨,差不多吧。”

    借完了人手,叶景程还是睡不着,他越想越觉得,查都是多余的,那种笃定的直觉越来越强。

    就在他觉得上天待他不薄时,更大的惊喜眷顾了他。

    或许是床太窄,两个人睡着太挤太热,徐青青迷迷糊糊又醒了一点,拉扯着衣领,“水……”

    叶景程起身,在外面给她弄了水来。

    实话说,他身边来来往往的女人很多,能让他伺候的没有一个,都是其他女人围着他团团转。

    可徐青青,是不一样的。

    在徐青青看来,叶景程也是不一样的,至少和其他相亲对象不一样,至少晚上睡觉不用关灯。

    她喝着对方送到嘴边的水,咕噜咕噜,惺忪的眼睛落在面前的男人脸上,越看越挪不开。

    很帅。

    事实上,在对男人的审美上,还是徐青青的狐朋狗友了解她更多,叶大公子的确颜值一流。

    做她这行,见惯俊男美女,奶油白的英俊小生一抓一把,叶景程这样气质独特的男人却不多。

    感觉也对。

    徐青青喝完了水,将杯子推了回去,叶景程伸手来接,不经意触碰到了她的手心,抓了几下。

    【审核,这里是手心,人的手掌心,手抓手心。】

    肌肤摩挲,仿佛带起一层电流。

    微醺的醉意中,徐青青忽然悸动了一下。

    很久没有这样过了。

    她抬起头,再次看向叶景程,唇边带着调皮的笑容:“你知道这在摩梭族,是什么意思吗?”

    叶景程先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在她眼中读到了暧昧,才想起这在摩梭族是求爱走婚的意思。

    四周的空气在快速升温,热到心跳都快了几分。

    彼此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他当然可以解释,可是他没有,徐青青也没有让他解释,而是拉住了他的手,在他掌心回挠。

    只是一两下。

    却是一种回应。

    这种清纯得仪式化的亲密,在成年男女眼中,完全不够看,却生生拉断两人之间最后一根弦。

    四目交接,微妙的气氛烟消云散,尽数化成燃烧的**……

    作者有话要说:  副cp番外第一章,大约4-5章左右√

    喜欢的可以继续看,游戏人间知名时尚摄影师x娱乐圈资深花花公子

    浪男□□,找个不老实的人嫁/娶了。

    这日子可就刺激了~嘿嘿嘿

    随机评论发红包呀,求一发营养液,想完结前破个万,爱你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kur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xixixixixixi 9瓶;美心 2瓶;nakur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全手打最新小说首发 www.Fanxs.com 手机看书请访问 m.Fanxs.com

  邻居小说久违了,周同学漫威奈非天娘子投喂手册枪神信仰男神独宠微微不懂爱农家小福女封天行.我不想当主角有错吗我家艺人满级重生[娱乐圈]开端你引起了我的注意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我在恋爱综艺搅基梦幻西游之签到系统我真是动漫大师仙瑜无瑕暗荒时代穿成女配带球跑你的胡子我的围巾降落我心上她是栀子花香等星星坠落夫君你可不能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穿成小白花女主后六指门魔**簿红尘之婆娑劫开局一把黄帝剑我成了一个神烟花散尽似曾归诸天自斗罗开始空间萌宠有点田穿书之佛系种田玩坏世界的垂钓者